洛萧然

慢慢写吧,想到什么写什么

【文豪野犬】我曾想咬断他的头颅【短篇】

以月下兽的视角写的,主要大概是想写月下兽对于敦天使的想法吧?角色属于文豪野犬ooc属于我

  那一刻,我只想咬掉他的头颅。
 
  那个与我皮毛同色头发的孩子,自我有意识起便与他同在。

  我回忆往昔,穿越记忆的彼岸终是翻出了初见他时的场景。

  如此清晰,如此真实,仿佛这样的事情就在昨天一个明媚的午后——

  我在他初生的紫金色兽眸里看到了我自己,那个白中带墨,娇小似猫,脆弱如旁边还是幼婴的他一般的……我。

  我是什么?

  我应该是一只威风凛凛的百兽之王,一个可将敌人吓退千里之外的猛虎!

  我对自己如此定义——我是一只虎。

  那他呢?

  我从我记忆的脑海里瞥了一眼尚在襁褓中的他,随即嫌弃的想:弱不禁风。

  可即便这样,那好似与生俱来的使命充斥着我的一生。

  我到底为什么会妥协呢?

  早已长大的我慵懒的趴在孤儿院的空地上,百无聊赖的思索着。

  我到底……是因为什么选择去妥协呢?

  看着长成孩童的他被其他同龄人踢打欺负,我眯了眯眸子打了个哈欠,随后转头看向万里无云的蓝天。

  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这么想着,再去瞥了一眼那个头发正在被乱剪一通的他后直接站了起来。

  对,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我舔了舔嘴边的血,抖了抖老虎须试图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然而只会让我的表情更加凶狠狰狞。

  那个乱剪他头发的‘罪魁祸首’在夜晚的月光下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连声音都没发出一个就被我一爪子拍飞,随后硬生生的撞翻了鸡窝旁的铁网。

  很好,免去了我咬开铁网的麻烦。

  附身于他身上的我迈开四肢悄无声息的走向鸡笼,那些感知到危机的蠢鸡们就像那个‘罪魁祸首’般,声音都没有就被我咬断了喉咙吞入腹中。

  哼,你欠我一条命。

  得意的抬起头冲着月光吼了一声,随后便从他身体中离去,想着自己做的如此完美无缺如若他真有记忆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毕竟,我在他饿死的时候救了他。

  毕竟,我在他被欺负的时候帮他报复。

  毕竟,我在他被关在牢笼里的时候窝在他身边陪伴他。

  别人对他说什么,我都懒得去理解。

  我只在乎别人对他做了什么。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看着他惊恐的眼神,还有那个描述我时的恐惧语气。

  为什么?

  他对我的恐惧,他对我的抗拒,他对我的躲避,他对我的厌恶,他对我——

  这些宛如尘埃堆积于我的心上,然后越来越多越来多越来越多,直到它们厚厚的遮住了我的一切。

  我要杀了你。

  那一刻,我只想咬断他的头颅。

  我想报复他,所以我附身于他身上为他增添麻烦。

  吓唬凡人,啃咬田地,吃掉他们养的牲畜。

  我既然不能伤害他,那么就让他为我的所作所为买单吧!

  我怀揣着恶意如此想到。

  哪怕他没有记忆。

  可是,那个问题至始至终都徘徊我的脑袋里,一遍又一遍的问我。

  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会去选择妥协呢?

  直到他真正得见到了我,在只属于我们的世界与时间中。

  他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我扑向他正准备咬断他的头颅时,如此感慨着。

  可他面对我的时候,那紫金色的兽眸里却没有让我感到无比憎恨的恐惧和厌恶。

  那是包容和理解。

  那是无尽的释然和——

“谢谢。”

  厚厚的尘埃,被他的笑容吹散了。

  我感受着他温暖的拥抱,眼角的酸涩感让本应呆在横滨海中的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啊,我好像想起来了,我释然般的闭上了双眼。

  我好像想起来了,我为什么在他还是幼婴的时候,选择妥协于我那与生俱来的使命。

  我啊,一直都想守护他的笑容啊。

  守护那个明明出生时弱不禁风,却对共生的我露出了如太阳般的笑容的他。

 

掐着点做了个杰盲静画庆祝下520,第一次k帧不是很好看见谅。
借物表见后面两p。
模型都是我找素材改的。

要抱走的可以去我的b站动态保存,但是请著名作者和出处,禁止商业利用和个人保存后再转载。

终于改完盲女了,下次做个杰盲视频

《伦敦为他放晴》二刷宣传

二刷终于来了!!!!

茶様工作室:

虽然之前已经上架了……但还是要宣传一下呐
好茶同人合志《伦敦为他放晴》二刷正式开始,现余下货存不多,有意购入者要抓紧啦w
老福特吞链接所以在这里不发链接啦,请各位到tb搜索“伦敦为他放晴”或搜索店铺名“牛奶星工作室”即可找到本子w
最后感谢各位小天使对茶様的支持 各位staff辛苦ww

终于把安哥改好了,血泪真是哗哗在流啊……orz

我的光影感真是越来越差了,雷总的细节还没修好先做个测试看看大体

占tag致歉
其实我这个安诞可以做壁纸了,当然因为没有借物表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