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萧然

慢慢写吧,想到什么写什么

终焉之际【冲田组】

终焉之际春篇结束,于是接下来到夏篇了。
ooc属于我
神明安x孩子清
画师清x神明安

4.

孩子与神明大人的见面始于一个小小的意外。

那个孩子在与一起玩的伙伴游戏时输了,所以按照约定他需要去做一件事情。

“唉——为什么要去那里?”

在听完要求后孩子不高兴的瞪大了一双红眸,然后撇了撇嘴,嘴角的美人痣为其增添了几分可爱。孩子试图能为自己争取一些商量的余地。

“又脏又累才不要干呢!” 

然而其他伙伴可不会管这些,愿赌服输天经地义况且输的可是村里唯一的大户人家的孩子,不好好捉弄一番怎么能平衡心中地位的不平等呢?

“谁叫清光你那么娘娘腔呢!”

不知是哪个伙伴先开了口,其他伙伴们也赶紧附和道,七嘴八舌的无一例外的都是在说孩子那偏女性的长相和女孩子般的性格。

孩子听后更加的不高兴了,随即不满的大喊道:“我去就是了!”

“那我们在这里等你哦!”

对着伙伴们若隐若现的身影做了个鬼脸,孩子转身前往了村子对面的山脚下,传说那坐山上住着一位神明大人。

虽然大都从书上看过,但更多的还是母亲和仆从给他讲的。不同于书页的话本,由大人附带感情的叙述更容易深入孩子的内心,更容易让他拥有想见神明的渴望。

输了后的要求很简单却也很难,要求是去对面山上的神社里拿取被供奉着的刀上的装饰性缎带。而所谓的简单则是因为去那里很简单,但是如果要拿就要做好一番思想斗争。

毕竟这可是触犯了神明大人啊。

这么想着,孩子纠结的看着面前被供奉的御神刃,深蓝色的刀鞘泛着柔和的光泽,漆黑的刀柄上也并无磨损的痕迹,静静的被放在淡色木制刀架上不知为何让孩子的心一阵平静。

好安静啊……孩子这么想着,却不知道是在想刀还是在想着这周围的氛围。

“总之就是缎带对吧……”

一个眨眼看到了刀鞘上绑着的白色缎带,自言自语的安慰着然后将手伸了过去。

之后一定还回来。

等孩子刚到神社门口之时,只是轻轻的无意间的一瞥,神社后风景的一角就这么引发了他的好奇心,让他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一座倚靠着樱花神木的木制长廊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长廊前还有一池由鹅卵石包围的清潭,而那樱花神木此刻才刚刚显出了几点樱粉,整体看上去有些可怜。

“这里原来还有人住……吗?”

脱下鞋子赤脚踩在长廊上,感受到的并非是灰尘满地的毛糙感,而是木制地板特有的光滑和干燥的舒适感。

明明春天都过了大半了,手握缎带孩子有些疑惑的看着那棵樱花神木。

为什么这里更像是开春呢?

脚跟立在长廊边缘之际,这是个很危险的区域只要有某个触发点……

“你,在干什么?”

声音传入耳里让孩子一个遂不及防反射性的转身就跑,然而脚踩空的感觉却让他的心漏跳了半拍。并很不巧的是长廊之下铺就着的是一大片鹅卵石,显而易见的如果脑袋撞上去一定会很痛。

或许还会流血……倒下去的那一刻孩子这么想到。

紧紧闭着双眼迎接着即将到来的剧烈疼痛,可过了好一会儿怎么也感受不到身体与石头的触感。

这是……怎么一回事……?

试探性的睁开一只眼睛赫然发现地面距离自己不过半根小指,只要再往下那么一点他就会触碰到地面,之后便感觉到了自己的后衣领被什么拉住了……或者说是抓住。

有些艰难的转头看去,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一双空洞的蓝眸不知为何将他的恐惧勾了出来。

“哇——!”

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哭嚎吓飞了停留在樱树上的几只乌鸦,嘎嘎的嘶哑叫声配着孩子的哭声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

而始作俑者却感到情况不明的歪头眨了眨眼睛,随即恍然大悟般的睁大了眼,提着孩子的后衣领让孩子端正站在长廊上。

可孩子还是不停的哭着,或许是因为触犯了神明感到害怕;或许是因为被人抓了包感到不知所措;又或许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惩罚感到不安。

总之,他一直不停的哭着,哭着……

至于在他面前的那个人?虽然表面上他站立在孩子面前不为所动,其实心里早就不知所措了,因为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不要……哭了。”

他本不多言,就算说话也是字少而且还慢吞吞的,所以要说什么安慰孩子的话也是异常的艰难。

这可怎么办……他眼里难得有了为难的神色,然后微微弯腰犹豫的伸出了手,将其按在孩子的头顶轻轻蹭了两下。

“不要哭了。”

春天的微风轻轻吹过将他的头纱带着发丝带起,也带起了孩子留在肩膀的辫子。

或许安抚的摸头有了效果,孩子终于停止了哭泣。

“你不打我吗?”

孩子低着头抽了抽哭红的鼻头,红色的瞳眸里闪烁着不安的光芒,微微抬头看着面前依然在摸着他的脑袋的人。

“为什么?”

“因为,我拿了神社的缎带……”

“没有关系的。”

原以为摸在头顶的手收回去后是生气的表现,孩子赶紧低下头闭上了眼睛,不想面对对面人的怒气。

然而,却没想到对面的人丝毫不介意。

“可是……”毕竟是神明大人的物品啊……

“明天……”孩子对面的人话语顿了顿,然后慢吞吞的继续说,“记得还回来。”

“真的?”

“恩。”

得到了对面人的点头肯定,孩子似乎放下了什么东西一般,心里松了口气然后开心的抱住了对面的人,然而似乎没有注意到的是对面的人散着一头乱蓬蓬的长发。

“我明天一定会还回来的!”

对着人影用力挥了挥手,孩子兴奋的转身离开了。

待下到山脚的时候才恍然如梦,等回过头却发现山顶被浓厚的雾气围绕怎么也看不清那红色的鸟居。

“真的像梦一样呢。”孩子喃喃道,但当看到手腕上的白色缎带时,终是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然后开心的继续向家里跑去。

“回去了一定要好好洗个澡!”

然而孩子不知道的是,距离他离开的时间。

已经过了一年了……

当小鸟越过天际之时,它们不知道它们飞翔的身影映入了神明大人的眼里。

神明大人偏了偏头感觉到了脑后一紧,发丝被牵扯的轻微刺痛让他那蓝色的眼里出了些许水光,更加的像海一样。

“等下别动啊,要是扎歪了就不可爱了哦神明大人。”

虽然因为叼着发带有些口齿不清,但神明还是听懂了加州清光的意思,然后便在也不动半瞌着眼睛继续走神。

“完成!”加州清光满意的看着扎好的发束,上面亲手打的蝴蝶结规矩端正,微翘的蝶翼让原本如同死物的白色蝴蝶结像活了一般。

“怎么样?”摸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放在神明大人面前,然后颇为得意的看着正盯着镜子的神明大人,“是不是很可爱?”

“恩……”微微点头表示了肯定,然后转头看向了依然绽放灿烂的樱花,“要结束了,这个春天。”

显然没有在听……有些咂舌的这么想着然后加州清光鼓起了脸将自己凑到神明大人的面前。

“所—以—说——”将镜子举到神明大人的面前,一双红眸微眯认真的看着对面神明大人略空洞的蓝眸,然后道,“可不可爱呢,神明大人?”

“恩,很可爱。”

微风吹过,一朵完整的五瓣樱缓缓飘落至人与神明之间,将自己的身影完整的映入了对方的瞳眸之中。

落地的樱花,宣告着春天的结束。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