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萧然

慢慢写吧,想到什么写什么

你们是从哪个黑社会里出来的新撰组啊!【新撰组】

恩咳ooc属于我,内含冲田组,土方组,长蜂。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小小的人形白纸被一双手紧紧捏住,看着面前印堂发黑疑似有血光之灾之兆的,扎着马尾辫的某打刀。

他,第二百五十号,一张小小的召唤符纸,感到了肩上那无与伦比的艰难重任。

“清光清光清光清光清光清光清光……”

魂淡你以为你一直重复‘清光’这两个字,大爷我就能帮你召唤到吗?!

待那打刀终于不再重复‘清光’两字后,二百五原以为他准备开始召唤了……谁成想这厮竟然拔出自己的本体,乍现的刀光刺入二百五那白白的纸张上。

不知为何,二百五突然深感不妙。

“我刚刚好像听到你说……”

蓝眸微眯,微微歪头身后的马尾随之荡在肩上,刀刃后的那嘴角翘起一丝弧度,随后继续道——

“你不帮我召唤……是吗?”

…………

对不起大爷我错了,小的我这就帮您召唤清光——!

然后,清光来了。

看着那个扔了本体直接抱住清光的马尾打刀,二百五那小小的身体抖了抖托起自己的小手折在身上,小纸人微微一弯做了一个‘松口气’的动作。

有惊无险,终于召唤到了。

二百五所呆的本丸是一个很欧的本丸,里面四花太刀齐了,五花爷爷有了,大太刀里也还差一把太郎,三名枪也有了。

可能是等价交换什么什么的吧,打刀和短刀却意外的很少。

对,非常少……

所以当大和守安定来到本丸的时候,审神者已经抱着他哭了好一会儿,嘴里喃喃着什么打刀啊,终于是打刀啊……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小的符纸再次受到了来自打刀们的威胁。

两个刀尖抵在薄薄的纸片上,好像只要一个不慎就能戳穿的感觉让二百五再一次感到了肩上那无与伦比的重任。

这次印堂发黑的不是那个马尾打刀了,而是马尾打刀和红甲打刀两把打刀了……

妈呀要出纸命了啊这……审神者大人你还管不管啦!

被抵着刀尖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命丧黄泉的二百五,那白白而又轻飘飘的脑后不断滑落汗水,心里欲哭无泪的试图意念呼救审神者大人。

“阿啾——!”

捧着茶杯刚想喝口茶的某审神者大人遂不及防的打了个喷嚏,回神后看到周围有些呆滞的刀男们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先前的不雅举动。

“恩咳咳……那个我们谈到哪儿了?”

“……”

“啊对,谈到那个什么……安定和清光他们去召唤新撰组其他伙伴了……”

…………

意念呼救失败,最后无奈只能咬牙自救。

虽然他是张小纸人没有牙,但是他还是鼓足了勇气颤颤巍巍的说道——

“那,那个灵力不足……所,所以…咿!”

马尾打刀的刀尖突然近了一点,而那个红甲打刀则收了刀似是无聊般的轻轻吹了吹自己的指甲尖,随后抱手倚靠在一旁的墙上笑道——

“没事,胁差总不要多少灵力吧?”

…………

然后,堀川来了。

看着那马尾打刀扔了本体抱住那个短发胁差,而一旁的红甲打刀虽然表面上不太高兴马尾打刀抱着短发胁差,但眼里还是很开心的。

二百五那薄薄的两条腿一弯就这么瘫坐在了地上,他深深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被邪恶势力给吓上天。

几天后,那短发胁差过来了……

“兼桑兼桑兼桑兼桑兼桑……”

…………

看着那个短发胁差捏着自己,一脸紧张的对着他祈祷的时候,二百五终于不怂了。

哼哼,想要你的兼桑可以啊,把好喝好吃的给大爷我供上来我就……

当看到立在短发胁差后面的马尾打刀后,二百五的话戛然而止……而那马尾打刀微微歪头无辜的眨了眨眼眯眼笑了。

……怕,怕你们啊,有本事再来一个啊!

随后二百五看到了马尾打刀身后的红甲打刀,对着他挥舞的那只手上的红色指甲油,在灯下闪闪发亮好不耀眼。

你试试?这是那个红甲打刀对他做的口型,配合着另一只手上的打火机,二百五又一次深刻的感到了肩上那无与伦比的重任。

大爷们我错了,小的我这就包您们满意!

…………

然后,兼桑来了。

看着短发胁差那激动的神色,二百五默默跳下了台子轻飘飘的准备跑路时,却突然的被一只手给抓了起来。

放开大爷我啊魂淡!

挣扎之余被抓到了一长发美人打刀的面前,身上那看上去很壕气的内番服瞬间吸引了二百五的注意力。

“你,能召唤那个赝品?”

…………

我能说我不能吗?

看着那美人打刀身后三道闪闪发亮的刃光,以及那微笑的短发胁差手里刚被接过的打火机,二百五终于深刻的感受到了他那薄薄的纸片肩上,无与伦比的重任。

好的嫂子,没问题嫂子,小的这就帮嫂子您召唤您夫…啊不,是您的‘赝品’……

然后,‘赝品’来了。

好了,新撰组齐了,二百五我也可以休息了……了……

看着面前那一脸郑重表情的坐在他面前的长曾弥虎彻,身后一排站着分别是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広,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侧坐在旁边的是前几日抓住他的蜂须贺虎彻……

这气势仿佛大有一种如果我不答应什么就要被碎尸万段投池子里喂鱼的……感觉。

……这是要干嘛……

二百五方了。

“家弟浦岛还请拜托了。”

………

长曾弥先生微微低下头非常诚恳的拜托着二百五,至于身后那四人……

‘唰’‘唰’‘唰’‘唰’

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的是我吧……小纸人黑了半边,颤抖的纸片倒印在四把闪亮亮的刀面上,看着面前泰山压顶的气势,和着那一直存在于肩上的无与伦比的重任。

终于,二百五哀嚎出了声——

“你们是从哪个黑社会里出来的新撰组啊——!”

评论(29)

热度(592)